分分钟成为足彩高手!
时间:2018-08-01作者:杰瑞
本文摘要:比賽有很多解讀角度,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視角來看問題,有時候你的近角恰是別人的遠角,你思路的獨特之處恰好是彌補所謂專家的思路缺陷。在我看來,能來足球財富的想必都是同路人,但如果照搬一個人的路數,卻否定自身本有的思路,那就是邯鄲學步,多少會得不
  比賽有很多解讀角度,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視角來看問題,有時候你的近角恰是別人的遠角,你思路的獨特之處恰好是彌補所謂‘專家’的思路缺陷。在我看來,能來足球財富的想必都是同路人,但如果照搬一個人的路數,卻否定自身本有的思路,那就是邯鄲學步,多少會得不償失。

  分分钟成为足彩高手!
分分钟成为足彩高手!
 
  之所以講這些,主要是源于能夠挖到我的那群人,剛接觸的時候說啥都能領會,給我感覺就像留著一片空白等著我揮毫舞墨為其建立思路,但慢慢接觸時間長了,朋友們卻亂了自身磁場,不解、繚亂、接著就是冷卻聯系,但過了一陣子又回頭過來找我賜教。
  
  這期間最讓人尷尬的是他們學著我的思維卻看亂盤路,而我依舊保有自己的正確率,這就是讓人疑惑不解的地方。追根究源,我覺得是思維上的疊加,而不是融入,疊加的后果就是某地方出現缺漏,相互矛盾。
  
  而如果是融入,則是自身認知下更好的彌補不足。上述寄語,我想各位看官能夠看到,包括我所認識的朋友圈,我想除了足球財富外,沒有再有這么大的平臺了。
  
  好了,算不上廢話的話說了一通,誠如所言,解盤的門路很多,有一種是時間看點,以時間的角度來解讀比賽,相對要簡單,總體歸納起來就是“什么時間什么盤意味什么”。就像人的一生,小時候是讀書學習練級,長大了是得奮斗工作撫養下代,老了才是頤養天年,享受天倫之福。
  
  這是常理,什么時間做什么事,但凡時間上做了不對的事情,就可能造成無法挽回的損失。盤路的變動,實則也是根據時間變遷再有的調整思路。簡約說:“初盤略看,中期引導,后期走實,臨場高峰期收尾”。
  
  粗略這四個時間段各有使命,博彩公司不可能中期走實,后期反而是引導投注。這就是時間帶來的意義,除了這些,從大局來說,開盤時間的應用也是時間節點的不同而造成的不同意圖。
  
  開盤時間點的差異性
  
  開盤時間點是時間軸上很關鍵的一個區域,絕大部分閑家倒是很少關注這點,反正有盤就分析,總覺得盤口表象數據很符合現狀,心里就認可了盤口,不關心開盤時間點也是正常。
  
  為此我認為沒必要給所有閑家都植入時間觀念,因為運用時間節點的差異來解盤,較多數是屬于思維一派解讀比賽的一把鑰匙。運用適宜,事半功倍。
  
  不難理解,開盤時間早,留給博彩公司操作調整的時間就多,這樣博彩公司無論出于什么目的都能夠將自身利潤調至最大;開盤時間接近臨賽階段,就像開門做生意,一開門就迎來客流高峰,博彩公司多幾只手都未必有分流引導的效果,更何況一擁而進的閑家目的性很強,誰會有空去聽博彩公司呢?
  
  早早開盤跟臨賽開盤,有區別嗎?對于這個問題,我覺得可以有,也可以說沒有。舉個例子說,往績721,合理盤是一球盤,如果開盤時間是在臨賽前144小時,跟臨賽前56小時開盤,結果會一樣嗎?
  
  可以預見的是:如果144小時前開盤,接受的閑家投注可能從零起步(開盤時間早,閑家買賣少),假如說忽略外因的情況下應該是逐漸的形成偏向主隊信心的分布量,這樣的時間段博彩公司可以根據市場調節或主動調控;
  
  但如果是賽前56小時開盤,那么意味著一開盤,主隊就會大大的受熱,原因就在于721往績所產生的信心分布,絕對影響著閑家出手。
  
  可見同樣是合理盤,博彩公司開盤時間的早晚,布局是完全不一樣。如果博彩公司尋求較高利潤的話,臨賽56小時可以開出一球/球半這般高出合理盤的盤口,實際上也就是實盤,其原理也就是信心分布左傾熱度,盤口高企阻之。
  
  因為無法實現同一場比賽的早開初盤跟臨賽初盤拿來相比較,只能從字面上進行更加詳細的闡述,望君見諒。
  
  看實例:巴甲-米內羅競技1-0奧瓦,重點在于往績530,體現出一個信心左傾的趨勢。
  
  本場推算合理盤是球半盤。這么看,臨賽37小時開盤,屬于很接近開賽了,按照上面的理論,這場一開盤勢必就是一個左傾的趨勢,從而形成博彩公司任由上盤受注的局面,這種情況下買亞盤的話幾乎無腦走客隊贏盤。
  
  原理是如同上述的,如果這盤早早開出,球半一開盤即使受注過火,也能從自身水位(0.90)上進行降低賠付。再有就是中期時間足夠博彩公司進行調節,兩方面作用下,足以降低、分散上盤的熱度。
  
  而若臨場,博彩公司調整的時間不夠多,初盤即可能受注巔峰狀態,主熱無可避免,其分散力度也不夠。
  
  同輪的巴甲,圣保羅2-0維多利亞,往績703是個左傾信心分布。
  
  合理盤定在半球盤。實際中澳門在臨賽60小時時以一球開盤,按照上面的理論,主隊盤口高開,初盤無腦可以直接走主隊贏盤。
  
  原理如同上述,既然圣保羅信心充足,不考慮近況的情況下開一球盤>半球,仍舊盤口上強阻了圣保羅,這就是信心上的阻力。如果這個盤放在很早時間前,圣保羅盤口高開,就有個強調主隊的盤口優勢,時間長久之后,難免圣保羅因為盤口優勢而增加熱度。
  
  這是往績傾斜一邊的實例,且看往績中庸信心分布。但如果往績是343這般信心中庸分布,比如同樣合理盤是一球盤,早開晚開效果是差不多的。
  
  例如:英超第32輪,(7)埃弗頓4-2萊切斯特城(11)往績352,中庸分布。合理盤推算是半一盤。
  
  一周雙賽,周中開盤周末賽。按照正常印象,埃弗頓無論是主客優勢、排位檔次、狀態等都容易趨向主隊。為此,臨賽開盤勢必很多閑家看重埃弗頓。可想而知開盤受注左傾是完全可能發生的。
  
  常理下如果博彩公司看好埃弗頓,應該以實盤對待,高企盤口應付。就像上例的圣保羅一樣。只是二者的區別就在于往績產生的信心分布不同。為此,埃弗頓這場就不該以高企于合理盤的盤口。
  
  原理中,如果埃弗頓臨賽開盤>半一盤。那么從往績中庸看,埃弗頓高開,盤口優勢突出,勢必帶動閑家觀上信心。這樣初盤一開注,走上將大量。若看埃弗頓,高開盤口實在不是最好的保護手法。
  
  開盤時間節點的不同,導致博彩公司表露初盤意圖的不同,網上有人發現周一開盤周末比賽的場次往往出冷門,周中開盤周末賽的則較為打出正路。其實這就是不同初盤時間節點帶來的不同意圖,只不過人們簡化成:例如周一開盤→周末賽有冷;周中開盤→周末賽正路。這應該是較為表象的認識,而我闡述的內容屬于內在。
  
  附加:洲際杯賽系列,這是一項幾乎都是臨賽開盤的比賽,世青賽,歐青賽,洲際杯都是如此。面對這類比賽如何運用時間節點順利解盤?
  
  正式交手屬于第一次交鋒,不要被讓盤所迷惑。對于思維一派來說,這樣的比賽也就是個普盤,一個受注的盤口,往往人氣分明的比賽,盤口不會出現極端表現形式(超低水、過度升盤)。例如:
  
  這場比賽是個典型,普通常見的初盤,這個時間點開出澳門莊家根本無所謂英格蘭人氣帶來的熱度。而水位上一直強調的拉力以及隨后的升盤讓人們更信服博彩公司有意識的看好英格蘭,這里還有個想法,如果只升一個盤或者不升盤,對于英格蘭來說是好事,但是升兩個就過度了。
  
  同樣是世青賽,阿根廷VS英格蘭。開盤時間是5月16號周二,比賽時間上周六,這就是一個較早開盤。
  
  平手盤為普盤,開出之后明眼一看0.80的阿根廷為低賠保護,可以打出,但這場開盤較早,受注后博彩公司引導出0.74超低水,在阿根廷拉力極佳的形勢下,這是側重于阿根廷拉力信心的手段,中期時間足夠長,熱度自然傾向阿根廷,臨盤漲水增加賠付,這類情況下英軍打出是可以的。
  
  英格蘭隊的這兩場,就是時間節點的不同引用出不同的手段。但在大部分人看來就是兩個冷門,一個是阿根廷應該讓盤,一個是幾內亞意外不輸。
  
  只是對于思維一派來說沒法判定眾家認為的普盤平手對于英阿是否合理,卻能看出一球/球半是個普盤,之后水位升盤導引的是英格蘭3過熱,我們一般判定英軍輸盤,隨后才判斷英軍是否不贏。
  
  時間節點對于類似杯賽的運用一般如此,初盤如果沒有參照,視為合理盤或者眾家博彩公司認為的普盤,隨后受注情況跟人氣掛鉤,人氣強受注大,盤口可以從水位和變動上去分攤人氣強隊的熱度,如果博彩公司本身認為強隊有意外,那么它可能會放任盤口不變,即使市場傾向很大,它仍舊不變,那么意外賽果打出的幾率就非常高。
  
  但有時候真的是難以辨認,就像上面英格蘭1-1幾內亞那場,盤口按照人氣順應民心的升盤,就算打出,也是超低賠付值,即使贏一個球,盤口方還是盈利的,但賽果就是個平,是否意外無從得知。
  
  時間節點只是時間軸上的一個部分,換句話說就是開始的東西是不同的。其他時間的不同,可以壓縮空間的大小也不同,有時候后期(臨賽24小時前幾秒鐘一個變盤足以改變趨勢意圖)。當然了,這是后話。

相关内容

网友关注